10汹涌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不记得多久没有吃过生日蛋糕了。

十七岁以前的每一年,饶莹都会给她准备蛋糕。奶冻、芋泥、麻薯或者冰淇淋的内陷,戚风糕胚填满质地柔软的甜食。插上蜡烛,极其郑重地许愿——考试第一、身体健康云云,小心地攒着一口气,一次性呼地吹灭,就好像真的能够心想事成。

或许是愿望忘记兼顾半路出家的绘画,与高过一本线一百多分的文化课成绩相比,知名艺术院校的校考,无一例外地落败。

返回高中的最后一天,登记成绩,所有人都在恭贺她,必定能上一所优秀的大学,从此青云直上,人生坦途无阻。

所以她没有选择复读。

对于简牧晚,复读意味“失败”——“人生中出现的第一个不得不承认的失败污点”;而出国,意味“更好的选择”,追求更加优越的学术资源、艺术氛围。

于是,即便饶莹如何劝说,她的自尊心都死死咬紧这条唯一的出路。

漂亮的脸蛋、优异的成绩,她的人生应该保持这份完美无缺,应该只有赞赏和艳羡。

可是她好像真的没有绘画天分。

顺利地考入顶尖学府,艺术史、艺术赏析一类纸笔考试,都是满分,但是真正地提笔作画,她日日泡在画室,甚至记住名家每一步的笔触与用色,也比不过同学灌啤酒时随意甩下的几笔惊艳。她看不出那张有什么好,也不明白教授要的灵魂是什么。

许愿魔法好像失效了。

离开家,不再有人准备蛋糕。比起这种普通的甜品,身边的朋友,更习惯于送更加贵重的礼物。饭桌上提过一两次,他们纷纷摆手说,蛋糕有什么意思?不如出来喝酒。

她也不再吃蛋糕,饶莹每年单独转给她的一笔蛋糕补助,都被换成一沓一沓的纸与颜料——尽管,她心里偷偷幻想过一个来自其他人的蛋糕出现。

这个“其他人”的人选里,从来没有蒋也的名字。

蒋也摸了摸鼻子:“哪里土?”

“这么多蜡烛,”她挑剔地挪动脚步,站在桌边,居高临下地,端详这块蛋糕。漆黑的淋面,大概是巧克力口味;花体字写作的“happybirthday”被细细的蜡烛戳得千疮百孔。

她哼了一声:“插秧似的。”

蒋也:“有就不错了。正正好,店里只有二十三根,你再长一岁,只有拿烟给你补上的份。”

“过来,”他拉开椅子,“记得许三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被姐夫误当成姐姐干了 【总//攻】被背叛的禁欲攻他成了知名网黄 被疯批调教控制的双性共妻 人妻beta和小叔叔出轨的一百零一招 睡前强制爱故事短篇快乐文集 小鱼要自己做饭吃(bdsm) 【gb向哨】重生后和上辈子囚禁我的首领he了 成奴之后——小剧场 偏偏出轨女绿茶(攻不洁) 爹死后继承了 小母狗 津门渝梦 我当了死对头的对食 侍奉夫君的日常 【父子】蚕食 女攻女帝玩男人 给反派送老婆【快穿/双性】 【G/B】淫贱男模尿道调教 病娇黑化强制男主短篇合集 今夜星光璀璨